入团申请书

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运用特点及其演唱特点

时间:2021-10-27 09:24:09  阅读:  

摘要:本文通过对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的运用特点和演唱技术上的共性特点和风格特色上进行剖析梳理,进一步的对花腔这一丰富华彩技术技巧根据具体歌曲风格的要求,进行技术上的调整。做到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作品与西方花腔技术相融合,展现出了中西合璧的中国民族声乐花腔唱法,让中国的民族声乐更加绽放艺术的魅力。

关键词:中国民族声乐;花腔;运用特点;演唱特点

中图分类号:J621.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7-0125(2014)03-0092-02

一、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运用特点

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运用由于受到我国传统民间音乐影响,使其花腔技术的创作不仅具有民族性,而且具有时代性,在结合的过程中,又直接运用地方民歌曲调、地域特色、核心音调加以花腔化(这里的花腔化指讲旋律改编为跳音、无词行腔等促使其更具装饰性、色彩性的手法)的做法,中西融合风格美感由此呈现。

(一)花腔歌曲的民族性

“五四运动”之后,随着一批大专音乐系、科的建立,给中国作曲家创作专业音乐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当时,通过借鉴古典,浪漫主义的音乐表现手法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素材相结合,创作出了许多具有时代进步精神和崇高理想的优秀民族声乐艺术歌曲。这一时期把中国民族声乐加入花腔元素的创作家成就最大的莫过于尚德义先生,他创作的声乐作品有热情欢快的彝族风格歌曲《火把节的欢乐》、蒙古族长调特点的《小鸟飞来了》、新疆维吾尔风情的《七月的草原》、浓郁哈萨克风情的《牧笛》、藏族风格的《藏家姐妹踏歌来》等。这些花腔歌曲的创作在当时给中国民族声乐拓宽了广阔的空间。张亚丽论述了有关尚德义花腔歌曲题材,音乐手法,音乐语言,音乐审美,音乐节奏中的“民族因素”。李旭开通过对尚德义声乐作品的研究,从民族音调、歌词、传统审美中对花腔歌曲与民族性相结合的论述,在继承与借鉴方面做到了继承民族风格而不落俗套,借鉴欧洲技法而不脱离本国的民族风格。王娅指出,尚德义在花腔歌曲创作中广泛吸取了民族民间音乐素材及花腔因素如蒙古族长调音乐中的颤音,评剧甩腔里的段音、快速走音及跳音、京韵大鼓,西河大鼓中说唱音乐的断音,创作出了具有民族地域性的花腔旋律。

衬词、虚词的运用进一步塑造了民族性歌曲的别有韵味,例如《百灵鸟你这美妙的歌手》中花腔部分以“啊”“啦”做衬词,惟妙惟肖的模仿百灵鸟的鸣叫,发挥了花腔运用的真实性。还有《火把节的欢乐》中大量运用衬词“赛罗赛”,塑造了浓郁的彝族风情,发挥了花腔运用的灵巧性,《那年梅花开》中每段歌词都不同程度的运用了东北民歌“嗨嗨调”里的衬词——“哎嘿依呀哎嘿哎嘿哎嘿呀”将朴实无华的民歌与晶莹剔透的花腔结合的浑然一体,显示出丰富多彩的民族风格。

(二)花腔歌曲的时代性

原花腔在七十年代中国歌曲中的运用已鲜明的表现为紧扣时代主题,如尚德义先生创作的《千年的铁树开了花》(王倬词)反应的内容是我国医学史上的一大奇迹,用花腔刻画了一个聋哑孩子最终开口说话的形象,表现了一种人性回归的激动情怀。《科学的春天来到了》(吕金藻词)这是当时粉碎“四人帮”后,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的场景,掀起了向科技现代化的进军的热潮,在每句结尾用“啊”的花腔跳音,赋予了春天的气息与活力,预示着祖国的美好未来即将来临,实现了民族风格与时代的统一。中国民族声乐中随着对花腔运用的不断创新,进一步开拓了中国民族声乐的的广阔道路。在前几年CCTv青年歌手大奖赛中,一首《玛依拉变奏曲》中花腔华彩部分让人耳目一新,在原曲《玛依拉》的基础上变奏而成,它延续了哈萨克民歌高亢、嘹亮,富有草原意味的特点,同时又对曲进行创新,在许多音乐的元素上发展变化,因此使得这首变奏曲较原曲更丰满,更具色彩性。“变奏”是一种新的创作,体现了原来的音乐作品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了些许变化,因此烙上了时代的印痕。

二、中国民族声乐花腔的演唱特点

我国的民族声乐创作逐渐与西洋花腔技术技巧相结合,从而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中国民族花腔特色。歌唱者在学习中国本民族演唱特色外,通过借鉴外国花腔演唱技法,具有艺术性的进行融合,使中国民族声乐绽放出独具一格的艺术魅力。

(一)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来源

花腔作为中国民族声乐中一类特殊的作曲技术,因其特有的旋律形式和所产生的音色、音质呈现出在音响上和音乐表现上的诸多典型特征。其中,突出地表现为受西方花腔影响,同时受到传统民间音乐的影响。中国民族声乐中的花腔技巧在与特定题材结合的过程中,传达出特有的中华文化的气质和神韵。

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技术的演唱要求因其来源的丰富性,不可避免地受到来自西方花腔演唱技术和传统民间音乐演唱技艺的多重影响,没有绝对的定式,除了典型的跳音、快速音阶走句等演唱技术上的共性特点外,中西合璧下的花腔技术使中国民族声乐更加绽放出艺术的魅力。

(二)花腔演唱的共性特点

花腔演唱是有一定难度的,特别是华彩乐段中通常出现在高音区或超高音区,在这里就要求我们在打开喉咙的基础上,合理的将横膈膜扩张,从而使气息在横隔膜的弹动下巧妙的与声带进行轻巧的合理碰撞。同时既要保持声音的连贯性,又要保持声音轻巧性,使每个颗粒般的声音都有着富有生命力的音色。

但在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的演唱特点上,多为音阶、跳音、同音反复等旋律形式出现,例如《百灵鸟你这美妙的歌手》改编自哈萨克风格的歌曲,在声音运用上要求甜美、连贯、轻巧,体现哈萨克民族特有的风情,这并不影响花腔共性特点,在副歌部分出现的音程大跳,既要有气息的支撑,又要有横膈膜灵活的张力。《千年的铁树开了花》《春风圆舞曲》中都有大段的快速花腔华彩唱段,在演唱时要做到行腔运用的流畅性,灵活性和弹跳性。但在整体作品演唱上来看你不难发现,富有中国特色性的花腔演唱技巧,如倚音,跳音,颤音及装饰性技巧的演唱,都是带有丰富的色彩性和和浓郁的民族韵味,不是单一胡炫技而演唱。

(三)中西合璧,兼收并入

20世纪中期,随着大批声乐爱好者出国学习,学成归来时的那一刻,无形中冲击了中国本民族的声乐发展现状,使得我们出现了那个时期在声乐届陷入了“土”“洋”之争。特别值得一提的当歌唱家张权留学回国时,声乐届对她演唱胡评价是“炉火纯青,唱的像外国人”,这只是对她的唱法上,技术技巧上的一种肯定,但在这肯定过后却让他自己陷入了深深胡反思中。我们之所以学习美声唱法只是为了完善自己的发声技术方法,最为关键的是我们还是要服务于我们中国的民族声乐艺术。就这样她认真钻进属于我们自己的音乐土壤,中国找到唱法中的契合点,并进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和思索,试图建立一种符合与广大人民审美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唱法。现如今,我们中国民族声乐随着我国政治、经济、文化的进步,同时也在不断胡进步与发展。中国民族声乐在继承发扬传统民族声乐的基础上,吸取了美声唱法的精华,从而巧妙地使之融合形成了一种独具民族特色、民族情怀的中国民族唱法。

继承不是守旧,借鉴并非是照搬,要想艺术得以长久,继承和借鉴都离不开也不能离开发展与创新。花腔虽然来自异国,似乎和我国的声乐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它来到了我们这方沃土,真正的和我们这个中华民族特有的润腔韵味、含秀隽永的演唱风格融为一体,构成了具有东方气质的花腔演唱方法。

中西合璧下的夜莺——吴碧霞,她是东方第一位同时兼吃“鱼”与“熊掌”的美食家,她演唱的花腔唱段轻巧灵活,音色纯净、清澈、透亮、柔和、甜润,花腔技巧浑然天成,在借鉴美声呼吸基础上,中西花腔合璧,演绎的尽善尽美。常思思作为民族声乐艺术的一朵奇葩,其拥有独特的唱腔被众人所喜欢。她所演唱的在《玛依拉变奏曲》和《春天的芭蕾》将西洋花腔精巧地融入传统民族声乐中,她娴熟的声乐演唱技巧和新颖独特的乐曲风格,赢得广大人们的认可。

三、结语

本文通过阐述西方花腔技术形成对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运用技术方面的影响,从而产生中国民族声乐中花腔运用特点和演唱特点。从五四时期中国民族声乐发展到现在,或许有着时代的烙印,正是因为时代在发展,中国民族声乐也在发展,希望我们能够真的能够做到用嗓子来挖掘智慧,心灵去体验歌唱。


相关文章

©2020 策划方案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