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模板

胰岛素,让生存不再是梦想

时间:2021-10-16 09:16:55  阅读:  

1923年7月13日,李先生踏进北京协和医院的那一天,才41岁,因为“口渴、多尿约4年、并发足部溃疡”等症被协和医院内科诊断为糖尿病,收进了住院部。第二天,就在他准备要吃午饭前的半小时,医生为他注射了两个单位的胰岛素。

这一切在当时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在北京协和医院发黄的病例记录上,却赫然写着:This is the first case of diabetes ever treated with insulin in this hospital!(这是我院第一例用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患者)。

胰岛素传入中国

“考虑到20世纪20年代北京协和医院在我国医学界的特殊地位,其首次使用胰岛素治疗很可能就是胰岛素在我国的首次使用。”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李乃适在《中华糖尿病杂志》2012年1月第4卷第一期《北京协和医院1923年第一例使用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病历》论文中如此写道。

论文还说,治疗挽救了李先生的命。

毫无疑问,李先生非常幸运。因为在1921年以前,糖尿病还都是不治之症。患者由于胰岛素的分泌相对或绝对不足,血液中的葡萄糖不能进入细胞参与代谢,由此导致血糖升高,并逐渐出现多种致命的并发症。身体消瘦,经常昏迷,大多在确诊后两三年便离开人世。

直到班廷改变了这一切。

1920年,从战争中归来的加拿大医生班廷开始寻找和分离胰脏中的内分泌物。尽管在此之前的30年里,已经有了400多次类似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但是,凭借锲而不舍的精神,班廷和他的助手贝斯特在1921年那个炎热的夏天,从狗的身上获得了较为粗糙的胰腺内分泌物,并在次年找到了制备更纯、更有效的激素提取液的方法。

第一批接受胰岛素治疗试验的病人原本都瘦骨嶙峋,濒于死亡,然而接受药液注射后,他们都奇迹般地康复了。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全世界。1923年,班廷和麦克劳德二人因此荣获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从1924年开始,胰岛素成为了糖尿病的标准疗法。

难以想象,还在民国时期的中国人李先生,居然能“基本与世界同步”,在国内享受到当时在世界上尚属新兴事物的胰岛素治疗。

要知道,1923年的早春时节,全球领先的糖尿病治疗企业诺和诺德才在哥本哈根郊区条件简陋的工厂生产着第一批胰岛素。

90年前,近代医学史上最伟大的发现之一——胰岛素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中国。

胰岛素需配额使用

许樟荣教授第一次处方胰岛素,是在上世纪70年代,距离李先生使用胰岛素已有50年。

在这半个世纪里,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并在1965年,首次人工合成了牛胰岛素。

60岁的许樟荣现任解放军第306医院糖尿病中心主任,他当了30多年的大夫,刚刚工作,就接触到了胰岛素。但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动物胰岛素虽然使糖尿病不再是不治之症,却在控制血糖的同时,伴随有很多不良反应。

“患者手臂、肚皮、大腿上,只要是胰岛素注射过的地方,就会出现皮下脂肪萎缩。”许樟荣直到现在还保留着当时患者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照片:“一个针孔一个坑,皮肤就好像雷雨浇灌过的泥泞小道,坑坑洼洼,颠簸不平。”

研究认为,除过敏反应外,动物胰岛素因为免疫源性高,还存在包括患者免疫反应;胰岛素耐药;高血糖、低血糖反复发生和胰岛素过敏反应等可怕局限。20世纪80年代,合成人胰岛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状况。作为第二代胰岛素,人胰岛素的结构与人体分泌的胰岛素完全相同,其免疫原性更好,在降血糖的同时,极大避免了患者出现过敏。

然而,受当时封闭的国策影响,新药虽然出现,却未能进入中国。面对文献,内分泌医生们只能望而兴叹。他们手里握着限量的国产胰岛素产品,眼看着需要的病人却给不了,只能攒着留给濒临死亡或情况危急的患者。“就好像布票、肉票、油票一样,上世纪80年代以前,胰岛素也是配额使用,常常是用着用着就会出现断档,所以只能给最需要的病人”,许樟荣教授回忆。

那时,北京协和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国际糖尿病联盟终身会员王恒教授接诊了很多1型糖尿病患儿。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因为自身胰脏中胰岛细胞的损伤,体内胰岛素绝对缺失,容易发生酮症酸中毒,必须用胰岛素治疗,否则将危及生命。限额的胰岛素显然没法满足所有患儿的治疗。揪心的王恒教授于是给时任的中央领导写了一封信,直言“胰岛素是治病救人的??希望领导高度关注”。一番调研论证后,领导批示:既然胰岛素关系到糖尿病患儿的生命,我们再苦再难也要放开,国内生产不够的我们就进口。

大门一开,从此以后,中国再也没有出现过胰岛素紧缺问题,大量的进口新型胰岛素源源不断进入中国。

更多选择,更多智慧

据不完全统计,如今,中国市场上已有国内外10余家药厂,共20种~30种胰岛素制剂产品。其中,包括2000年之后出现的第三代胰岛素——胰岛素类似物。胰岛素类似物,将人胰岛素上的结构进行了小小地改动,从而克服了人胰岛素的三大缺点——不能模拟生理性胰岛素分泌模式、短效及预混人胰岛素均须严格餐前30分钟注射从而导致患者依从性差、低血糖风险高。

第三代胰岛素与第二代相比,降糖效果相似或更好,而且在起效时间、峰值时间、作用持续时间上,更接近生物性胰岛素分泌,因此低血糖风险更低;注射时间更灵活,无需提前30分钟;长效胰岛素类似物注射时间更方便、每日一次注射即可满足需求,受到了患者的欢迎。

“在胰岛素类似物出现之前,门诊上,每周都能碰见一两位因血糖控制不佳并发糖尿病眼病的患者,但最近的十几年,几乎没见过一例。”许樟荣教授感叹:胰岛素类似物降糖,甚至比人体分泌胰岛素更智能,速效的更快,长效的更慢。不难想象,未来,胰岛素还会更多元,一方面,产品会更多样,会有不同的起效时间、降糖时效和注射便利性,另一方面,注射装置会更智能,会更多融合医生的智慧。

然而,更多选择、更多便利,这本是好事,但却也给医生处方和患者治疗选择带来了困扰。

选择不当,就会南辕北辙。许樟荣教授说,什么人该用胰岛素?用哪一种胰岛素?什么时候需要调整剂量?怎么调整?这些每一个糖尿病人都会遇到的常规问题,就算未来胰岛素更智能更多样,也同样需要医生的智慧、患者的自律才能答对。

“国外已经有半智能化的胰岛素产品,能在自动监测患者血糖的同时,按照一定的公式设定好胰岛素注射时间和剂量,自动注入患者体内。”许樟荣教授分析,这样当然更方便,但同样的公式并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个人,因为每一个人的胰岛素敏感度不一样,生活方式和自律性也不一样。所以,他一直强调:打胰岛素的病人需要比一般病人更多的智慧、更多的自律!

当然,许樟荣也毫不吝啬对胰岛素的褒奖,他说:对于一部分糖尿病人来说,胰岛素就是救命药。从1921年至今,90年的时间,是胰岛素的发明,使得糖尿病治疗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得糖尿病患者的生存不再是梦,使得更多糖友能够享受正常人生!


©2020 策划方案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