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策划方案

奇正藏药,,新技术使千年瑰宝熠熠闪光

时间:2021-10-26 11:17:56  阅读:  

日前,《医药经济报》独家发布了2013年度中国制药工业百强榜,奇正藏药位列其中。

该榜单被认为是业内最有公信力的排行榜,科学全面地反映了企业的综合实力。

奇正藏药作为藏医药及其文化的现代传承者,始终致力于现代藏药,通过不断挖掘良医良方、创新制造技术,聚焦新品,以标准化的手段体现独特疗效、以性价比的优势惠及大众,使藏医药及其文化在现代社会中拥有它应有的地位,开启大众消费时代,把达官贵人享用的神秘藏药变成寻常百姓可选择的产品,推动传统藏药加快实现产业现代化。

2013年,公司实现销售收入9.69亿元,其中核心药品业务收,入7亿元,核心业务持续增长;核心产品消痛贴膏销售收入增长1.05亿;公司实现营业利润2.20亿元,净利润2.11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20%;公司累计纳税2.2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7973万元,其中在西藏地区纳税2.02亿元,首次突破2亿元。

作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认定的企业技术中心、首批国家创新型企业、西藏自治区藏药工程技术中心,在持续为市场提供有价值、有意义产品的同时,奇正藏药始终视“传承”与“创新”为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至为关键的核心要素。公司在自身获得快速发展的同时,矢志做藏药产业的引领者和践行者,在研发、技术、质量标准等方面持续追求创新,推动区域性民族药与中华大医药市场融合,不断提升现代藏药品质;持续开展对藏药经典验方的二次开发,满足市场与患者的期待,通过对市场的贡献带动藏药产业发展。

科技援藏爱惜藏药宝库

20世纪80年代,奇正藏药创始人雷菊芳还是中国科学院兰州物理研究所的年轻科技人员,聪明、勤奋的她曾获得过中科院科技进步三等奖,并被评为甘肃省“三八红旗手”、优秀共产党员、新长征突击手。

然而,雷菊芳也渐渐发现,许多获得国家甚至国际奖项的科技成果被晾在实验室里,根本无法实现它的实用价值。知识分子的困惑围绕着她,而此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到西部,雷菊芳不想安于现状,她要寻找新的机遇。

1987年,雷菊芳放弃了大多数人羡慕的优越工作环境开始创业。在最初的几年里,雷菊芳几乎只做着两件事:奔波和思考。

她走了西部很多省份,她在思考: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们西部的优势在哪里?

一个偶然机会,雷菊芳接触到了藏医药。在一家寺院里,雷菊芳看到了一幅500多年前绘成的人体胚胎发育图。

后来,她得知,藏医在公元八世纪成书的《四部医典》中,早就完整而明确地提出生命起源于精子和卵子的结合;17世纪中叶西藏医学史上的著名学者已经完成了胚胎学说挂图的精确描绘。而西方是在19世纪才用显微镜证实了胚胎发育的秘密。

“藏医有2000多年的传承与发展的历史,它形成了较完整的理论体系、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独具特色的高原药物治疗体系。抱着对藏医文化的追求,我要叩开这个宝库的门。”雷菊芳说。

1993年8月,以“研制、开发、生产、销售新剂型藏药”为产业方向的奇正藏药公司在甘肃兰州成立。

1995年7月29日至8月13日,由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组织的中国光彩事业赴藏考察团一行40人,首次对西藏拉萨市和林芝、山南、那曲地区进行了16天的投资考察。雷菊芳是考察团成员之一。

在那次考察之后,雷菊芳决定,在西藏林芝地区设立一个藏药厂。

当时的林芝,交通条件险恶、能源供应困难、经济十分落后。但是,这里又有其他地方没有的纯净的生态环境和丰富的野生药用植物资源。

林芝奇正藏药厂很快在海拔3000米的高原上建成投产。高原药材只生长在特定的环境,藏药的加工方法更有其鲜为人知的奥妙。办企业援藏,可能要面临更多的特殊性。

资金、项目落地,如何用“市场的手”带动藏药产业发展?如何赢得多赢局面?

雷菊芳认为,应先从文化入手,找寻西藏传统文化与现代产业文化的共同点。

对自然、宇宙的敬畏是藏文化中独特的元素,这种敬畏文化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其实,这与当代先进的企业可持续发展理念十分吻合。

雷菊芳尊重藏文化,学习藏文化,她结合现代智慧,为古老的藏药开辟一条现代产业崛起之路。

公司创建伊始,雷菊芳就考虑到,在减少自身企业产品对环境影响的同时,要关注发展产业与保护环境的统筹兼顾。

奇正公司很快开展了藏药材资源的野生抚育和人工驯化工作,追求资源与产业的平衡发展。公司还开展了濒危藏药替代品的研发和应用。在药材方面,雷菊芳推行西北道地药材种植标准化,建立了全程质量控制链。

截至2013年,奇正藏药对公司主要使用的几十种药材资源情况完成了调查工作,并制定了资源利用计划。公司针对部分传统藏药材资源情况进行考察,并对部分藏药材进行了基源鉴定

传统与现代的完美结合

怀揣着梦想,并且为了实现梦想而坚持不懈,十多年缔造了藏药王国。这就是国内最大藏药生产企业奇正藏药的发展轨迹。

藏药有着2500年的悠久历史,但是长久以来属于人类尚待开发的健康宝藏,奇正藏药凭借敏锐的市场判断和不懈的努力使传统藏药与现代科技达到了完美的结合,让藏医学这个中华民族药的“奇葩”发光、闪烁,逐渐被国人了解,为世界知晓。

奇正藏药当之无愧地被誉为了“千年藏药的现代传承者。”

如今,奇正藏药已发展成为我国藏药产业和外用止痛贴膏市场的双龙头企业,而此次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更是为奇正未来的健康成长插上了成功的翅膀。

将现代科技成功应用于传统藏药产业,这与奇正藏药的当家人雷菊芳的个人经历有着密切的关系。

雷菊芳1978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后分配至兰州近代物理研究所。一年之后便着手研究“真空室表面洁净处理技术”的高精尖课题。

正是凭借着这一特殊的科学研究的背景,雷菊芳实现了把科学产品转化为商品的巨大突破,将高新科学技术融入藏药产业化开发。经过仔细的研究,在物理研究和藏医药中间找到了平衡点和结合点,在同事的协助下,雷菊芳研制成功了民族药的第一台冻干设备,把不易保存的糊状黑膏药冻干,形成蜂窝状的结构,不仅保存了膏药的药性药效,而且可以长期存放和运输。

经典方剂、独有高活性药材,专利的创新工艺造成了消痛贴膏。1996年,奇正的第一个藏药产品——奇正消痛贴膏上市,通过科学的研究和循证医学的研究,有两千多例病例的对照,中医、西医也神奇地发现,天然止痛药疗效如此之好,比西药止痛药毫不逊色,而且还要更好,并且没有副作用。

藏药是一个黑丸子的历史一去不复返,奇正消痛贴膏一炮打响,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实现了西藏科技史上零的突破,被专家们评为“中国民族医药外敷贴剂的一场重大革命”。

奇正消痛贴膏成为医院外用止痛药的首选,2008年,消痛贴,膏单品销售达到357亿元,上市以来拥有了2亿人次的使用,成为国内销售规模最大的藏药品种。

十几年来,奇正藏药扎根藏区,雷菊芳带领奇正人几乎踏遄了青藏高原的每一个角落,用心去感受,用眼睛去观察藏医药的宝藏,奇正找到了传统藏药成功走向现代市场的金钥匙。

科技发扬精髓

从奇正踏足雪域,感受到了藏药学的博大,从此便缔下不解之缘,开始致力于弘扬藏药事业。

“奇正藏药是一家发源于中国西部成长于雪域高原的民族约企业,致力于传承博大精深的藏药文化,打造持续创新的产业竞争能力,以实业守护精神价值。”雷菊芳说,无论是与藏医历史主脉传承的国医大师,还是各藏区藏医权威都建立了师承和棚互支持的关系,生产中始终坚持传统核心技术和炮制工艺的传承。

公司自创立以来,一直专注于藏药产业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奇正藏药用科技开拓了藏药现代发展的一片天地,用科技发扬了藏药的精髓,引领藏药剂型革命。“这与我们高投入配合在一起,我们研发投资近三年来是销售额的5%左右,创新产品收入在每年的销售收入中占份额50%以上”,这是雷菊芳的骄傲

奇正藏药注重藏药产品剂型创新,引领产业升级。公司通过不断原创性引入现代制药技术和丁艺方法并实现在藏药生产中成功应用,引领了藏药产品的物理革命,在保持原有疗效的基础上,赋予其现代内涵,使传统藏药符合现代制药标准,公司承担了“国家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重点项目”,成功开发了全自动制丸技术、低温粉碎技术等,解决了藏药生产中的共性技术难题,引领藏药产业升级。奇正藏药一些关键的发明改变了藏药制剂的历史。

创新架起桥梁

奇正藏药在用科技传承藏药精髓的基础上,用创新架起了传统与现代的桥梁,使得奇正成为了藏药的现代传承者“藏约走向了现代化”!

将深刻的市场洞察与藏药产业发展相结合,通过藏约经典验方的二次开发,奇正藏药填补治疗市场的空白和不断提高的医疗需求。

将现代营销体系引入藏药产业,运用现代营销理念,组建专业营销团队,专业学术推广和具差异化特色的文化推广棚结合,奇正将藏药成功带入内地主流市场。

运用现代科技,通过持续创新,十多年来奇正藏药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持续成长为藏药行业龙头,堪称藏药行业内最具成长性的典范企业,是藏药产业中唯一的“国家首批创新型企业”。

随着全球对绿色和传统潮流的回归,天然药物的销售额每年以10%的速度递增,藏药用药的天然性和不可替代性将成医药行业一大亮点。

奇正藏药未来的宏大愿景便是,立志成为特色传统医药领域的领导者,让千年藏药焕发现代活力。


©2020 策划方案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