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策划方案

印如人生

时间:2021-10-26 11:27:47  阅读:  

“仲景门徒”

【张仲景是东汉著名医家,被后人尊称为“医圣”,刘尚义推崇其学术思想,自谓“仲景门徒”,贵州籍微雕大师朱德祥为其治印。】

刘尚义1961年考入贵阳医学院祖国医学系,之后转入新成立的贵阳中医学院中医系,系统学习了中医理论和现代医学知识。得到了黄树曾、李彦师、方以正等医学名家亲炙,全面学习了《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条辨》等中医经典著作,打下了扎实的理论功底。数十年来多方收集程杏轩、王孟英、张聿青等古今名家医案,揣摩领悟,力图在辨证施治上承接古人遗绪。先后承担了《中国医学史》、《中医各家学说》、《中医基础理论》等课程教学,对中医理论体系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1962年拜贵州名医葛氏疡科第七代传人赵韵芬为师,学习疡科疾病的诊治和丸、散、膏、丹等的炼制,善用丹药、药线治疗疡科疾病,外疡科治疗特色在刘尚义这里得到了发扬光大。

刘尚义认为中医经典著作是中医之本、中医之源,学习中医,务必研读经典,熟诵熟背,学深学透,方能终生受益。他熟谙中医经典,尤其重视《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的学习,善用经方,数百古方烂记于心,临床用药遵循古法,师古而不泥古,用药量少而力专,常不过九味。有的病人觉得自己病情重,要求下药重一点、多一点,他则风趣地说“四两拨千斤,开七副够了,这叫做旗(七)开得胜怎么样?”他还精于膏方,认为膏方不仅是单纯的调养之佳品,更是祛病之良药,倡导“膏方时进,防病抗癌”。他潜心研制的蟾灵膏、固垒膏、龙膏、凤膏、温阳化癥膏、化瘀解凝膏等制剂,施之临床,疗效显著。

数十年的研习使他对中医有着深刻的感悟,认为:“中医是科学,指导用哲学,表述靠文学,辨证论治有美学,全过程充满社会学。”其著多,其论丰,主编的《南方医话》于临证教义颇深,声名远播。2007年刘尚义在全国优才研修班上论述中医与易经、京剧、国画、书法、音乐等国学在哲学思维上的共通性,学员无不佩服。刘尚义曾受邀远赴韩国、俄罗斯、奥地利等国讲学和从事中医诊疗工作,传播中医文化,展现中医魅力。

公元200年左右,张仲景“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著《伤寒杂病论》,成“医中之圣,方中之祖”。1800年后,刘尚义以张仲景为师,立志中医事业,终成一代大师。

“心血为炉,熔铸古今”

【语出郑板桥,刘尚义化而裁之,以言其医道感悟,遂治此印。】

刘尚义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逐渐将葛氏疡科对“九子疡”的治疗理念融会贯通,推陈出新,大胆运用于肿瘤诊治,引疡蠲瘤,形成了“疡理诊瘤,疡法治瘤,疡药疗瘤”的学术思想,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张姓中年患者左乳腺癌术后放化疗后复发,患处皮肤溃破成瘘,脓流不止,久不收口,多方治疗无效,慕名求治于刘尚义。他认为,患者癌肿复发破溃,癌肿分泌物向外流出,癌毒外溃,乃邪有出路,从疡科托里排毒之法,用固垒膏配合透脓散治之,脓尽而口收。肿瘤患者放化疗后皮肤粘膜往往受损,刘尚义认为应以益气养阴润燥和清热解毒散结等法修复皮肤粘膜,从而减毒增效,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期,在肿瘤的中医药防治方面取得了积极的进展。有一吴姓中年男性患者2004年患直肠癌,术后放化疗后一直请刘尚义诊治,施以蟾灵膏加减,患者至今仍健在,生活如常。

劉尚义在诊治疾病时常出奇制胜,倍受推崇。他认为“在内之膜,如在外之肤”,率先提出“肤膜同位”,“肤药治膜”的诊疗理念,首创“从膜论治”的学术思想,并总结出膜痒、膜疮、膜烂出血等病症的诊断治疗规律。膜痒可用蝉衣、僵蚕、羌活等祛风之品止痒,膜疮可用紫花地丁、蒲公英、白花蛇舌草等清热之品消疮;膜烂出血可用白芨、地榆、牡蛎等收涩之品止血。《太素》曰:“肉肓者,皮下肉上之膜也,量与肌肤同类”。刘尚义认为体腔疾患可以想象把内“皮”翻过来,犹如咽、食道、胃、肠、膀胱、子宫等粘膜暴露在视野下,其炎症、溃疡等均可按皮肤来辨证施治。一青年男性患者常年饮酒致胃脘疼痛,痛如针刺,酒后吐血,西医诊为胃溃疡,刘尚义按膜烂出血诊治,运用仙方活命饮化裁,药后血止,重用白芨托毒生肌,溃疡创面逐渐修复。

“心血为炉,熔铸古今”是郑板桥心爱的一枚印章,喻示世人创新之于艺术创造的重要性,医道亦贵在创新,难在创新。刘尚义创造性的提出“引疡蠲瘤”、“从膜论治”的诊疗观念独辟蹊径,丰富了中医的学术思想。

“三指有鬼”

【病家治印相赠,誉其医术高明】

刘尚义收藏的印章中,有一枚非常别致,是由病家以篆体精心雕刻的“三指有鬼”。得见此枚印章者无不啧啧称奇,这是刻家贬词褒用,暗喻刘尚义诊断疾病之准确,治疗方法之灵活,临床疗效之显著,犹如鬼斧神工,令人钦佩不已。肝硬化患者老王,出现肝腹水,慕名而来,当时他腹大如鼓,腹部青筋暴露,考虑患者身体虚弱,水不能下得太快,刘尚义采取标本同治,一则以养肝活血为主,扶正益气;二则泻下利水为辅,消癥散结,用化癥膏加生熟大黄,病情大大缓解。袁姓中年男性患者常年腹泻,每日数次,影响工作和生活,深受其苦,20年遍访名医未愈,慕名找刘尚义诊治,在四诊合参后,以“肾主二便”之理,用大补阴丸合四神丸化裁,十余剂后,顽疾顿愈。患者感叹道“我这个病二十年,求治医生三十人,你是第三十一个,终于把我治好了”。

2005年,中央电视台“中华医药”栏目“医药名家”这样介绍刘尚义:“在中国贵阳,有一位被人们称为‘传统中医’的医生,深受当地人的喜爱。那么一提到‘传统中医’,可能有的观众朋友就会问了,中医不是都和传统有关系吗?但是这个医生可不一样,他能够从很多传统的东西中悟出中医的道理来”,“有很多病人,在刘尚义门诊的时候都会来找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找刘尚义看病好得快”。2011年元旦,大雪纷飞,刘尚义正与家人团聚,突然接到电话,一名病人被担架抬来,其子女跪在医院,希望刘尚义救他们母亲一命。刘尚义不顾雪大路滑前往诊治,原来是位被诊为“格林巴利综合征”的患者,多方治疗无效,家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求诊。“我一定好好研究,尽力救治。”刘尚义一边安慰病患家人,一边俯身诊查,认为此病应遵《黄帝内经》“治痿独取阳明”之法,重用黄芪培补脾气,用玉竹、石斛等养阴生津,并加蜈蚣等活血化瘀,治疗半月后患者情况明显改善,肢体已经能够活动,半年后患者恢复正常,自己到诊室复诊,再未复发。

“超然自得”

【语出《五灯会元》,意为“超脱世事,自觉快乐和满足”。】

唐代医家王冰曾言,“拯黎元于仁寿,济羸劣以获安”,意为使老百姓达到长寿,帮助病人获得安康,是真正高明的大医之心。刘尚义淡泊名利,躬身自审,虚怀若谷,他常说的一句话是:“用心把病看好。”每当病人痊愈,满怀感激之情时,他甚感欣慰,“传国医之大道,拯苍生于疾厄”之志弥坚。

刘尚义虽已古稀之年,仍坚持每周出诊四次,考虑年龄和身体,医院对他每次出诊均予限号,但慕名而来者络绎不绝。对没有挂到号的患者,他总是不忍拒绝,有求必应,每次门诊均超百人。为不耽误病人就诊,他常常顾不上喝水,加班看病已为常事。病人虽多,他皆耐心对待,病情了然于心,辨证确切,用药精准。他记忆超常,过目不忘,凡复诊病人,皆能将其病情及过往诊治情况娓娓道来。几十年来他就这么执着地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

刘尚义有深厚的国学底蕴,工于经、史、子、集,对易、儒、道、释颇有研究;熟读唐诗宋词、元曲杂剧;喜爱篆刻、国画、围棋、武术;擅书法,其作品自成一家,浑然大气,将传统文化融入医学研究,“神会于病、因心而得”,审证把脉间信手拈来。常笑谈“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他常教导弟子,“学习中医,既要精通岐黄,更要博览群书,功夫在书外,要研习国学,感悟国学,为中医所用,触类旁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刘尚义执教四十余载,诲人不倦,桃李遍天下,培养学生数千人,入门弟子二十余人,皆为省内医骨干,部分弟子被评为贵州省名中医、省管专家或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刘尚义说:“我是知足、知不足、不知足。知足是能为病人提供较为满意的服务,病人喜欢我;知不足是还不能完全满足一些疑难病的诊治需求;不知足是还有很多新知识需要学习,还有许多医学难题需要去攻克。”这就是老百姓爱戴、医林口碑极佳的刘尚义。

印如人生,人生如印,在他身上,既有儒家的济世情怀,又具佛家的慈悲之心,兼备道家的淡泊自守。“医为何物,救死扶伤,德在哪里?菩萨心肠”,在数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他始终超然物外,怡然自得,用一颗平常心来诠释着不平常的人生之旅。(作者系刘尚义教授学术传承人之一。)


©2020 策划方案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