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会策划方案

攻克自体胰岛细胞移植,七位医生的青春在手术台上闪亮

时间:2021-10-24 09:17:19  阅读:  

对于重症胰腺炎的治疗,长期以来只有两种途径:一种是坏死的胰腺不切除,其他脏器会被感染,最终病人会因器官衰竭而死亡;另一种是将坏死的胰腺切除,病人会因胰腺功能丧失而患上糖尿病,须终生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除此之外,难道没有另外一种更好的治疗途径,既能挽救病人的生命,又能使病人不丧失胰腺功能而正常生活吗?四川省人民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黄孝伦带领六位手术小组成员攻克了这一医学难关,在四川一位重症胰腺炎患者身上进行自体胰岛细胞移植试验,最终成功,填补了我国医学史上自体胰岛细胞移植的空白。

2013年3月6日凌晨2点,一辆救护车往四川省人民医院疾驰而去。车上的病人彭登发面色苍白、呼吸微弱,生命危在旦夕。救护车一到医院,病人被迅速推进了急诊室,后又被送入手术室。就是这位病人在手术室的一进一出,一项医学奇迹在我国问世,为众多重症胰腺炎患者带来了福音。

危急时刻出奇招定下救命方案

51岁的彭登发家住四川成都市三环路附近的苏坡桥,靠蹬人力三轮车维持生活。彭登发好喝酒、吃肉,一天三顿饭最少有两顿他都要喝半斤酒、吃一斤肉。五年前,他被查出患有慢性胰腺炎,医生说这病跟他长期喝酒、吃荤有很大关系。彭登发不以为然,依然背着妻子许素英我行我素。

四川省人民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黄孝伦赶到时,彭登发已经被抢救过来,正在重症监护室观察。彭登发的胰腺已经大部分坏死,甚至出现了化脓,再不切除,其他脏器很快会因感染而衰竭,生命岌岌可危。

黄孝伦立即组织肝胆胰外科的专家罗兰云、骆乐、杨卯竹、王冠、卫玲玲、皱海波等人(除皱海波外,其他6位医生都是海归博士)一起商量彭登发下一步的治疗方案。胰腺切除后,病人会因血糖无法调节而患上糖尿病,须终生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没了消化酶,病人在余生中再也不能食半点儿荤食。

通过许素英,黄孝伦了解到彭登发家经济条件很差,长期注射胰岛素,加上糖尿病的治疗,会把一家人拖累垮的。很快,又有人提出能否进行胰腺移植手术。

胰腺移植在国外已有先例,黄孝伦在美国研修时就做过这类手术。可每个人的胰腺组织只够一个人使用。在国外,做胰腺移植所需的供体大部分是从遗体捐献者或死刑犯身上获取,只要血型配上便可移植。黄孝伦联系了多家器官捐献中心,都没找到合适的供体。

眼看着彭登发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黄孝伦大胆地提出进行胰腺大部分切除联合自体胰岛细胞移植的方案,就是从彭登发的胰腺中提取健康的胰岛细胞“种植”到病人体内。黄孝伦组织罗兰云等人分头去查资料。汇集来的资料显示,胰岛细胞种植到肝脏上是个可行的方法。

黄孝伦把手术中需要攻克的三大难关一一说给了许素英听,每一步说起来轻松做起来难。事后,黄孝伦曾这样形容这台手术:“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黄孝伦解释得很直白,许素英听懂了,她知道这台手术很难。可看着这些天一直为丈夫忙碌的医生,她又充满了信心:“这个病把老彭折腾得够呛,如果没了胰腺又得了糖尿病,他不愿拖累儿女,到时候肯定怕花钱不愿注射胰岛素,我同意让他试一试这项手术。”说完,许素英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

手术台上闯三关试验成功

2013年3月12日上午9点,是彭登发手术的时间。黄孝伦带领他的手术团队成员,要在这台手术中闯过三道难关,才能完成方案实施。稍有闪失,即为失败。与其说这是一台手术,不如说这是一场战斗,手术台就是战场,七位年轻的医生要在这个战场上血刃相见、奋勇拼杀。

第一道难关:收“种子”。

在手术台上,黄孝伦小心地切除着彭登发坏死的胰腺。按照手术方案,彭登发90%的胰腺将被切除,只留下10%的健康的胰腺,“种子”便从这10%的胰腺中提取。因为彭登发得病多年,坏死的胰腺和附近的组织已经粘连,很不容易分离,哪怕是很小的误差也会引起大出血而让彭登发送命。

手术过去了一个小时,黄孝伦出了一头汗,可坏死的胰腺才切除了很小一部分。两个小时过去了,骆乐代替黄孝伦上阵。虽然暂时休息一下,黄孝伦的心也是悬着的。在切除坏死的胰腺时,健康的胰腺一点儿也不能浪费。如最后提取的胰岛细胞不够,手术就算失败,这无疑是每位医生心头的一根刺,大家谨慎又谨慎,生怕错切了健康的胰腺。又一个小时过去,骆乐下来休息,王冠顶替上去。手术进行了整整四个小时,彭登发坏死的胰腺才被切除,少量健康的胰腺被保存下来。

第一关终于闯过去了。

第二道难关:选“种子”。

健康的胰腺被迅速送往分离实验室,黄孝伦将迅速赶往那里提取健康的胰岛细胞。手术室里,其他医生继续在手术台上操作,他们要用最简便的方法减少病人的痛苦,直接把小肠提上去和胰腺切除的断端缝合起来,然后再跟其他脏器结合。

时间已是下午两点,手术进行了5个小时,许素英在手术室外等得焦急万分。

每一分都是煎熬,对许素英来说是这样,对黄孝伦来说也是这样。要想提取到健康的“种子”,需要经过消化、分离、提纯三步。

虽然有仪器的帮助,可因为彭登发健康的胰腺组织太少,最终,获取的健康胰岛细胞还是不够。

怎么办?手术台上,罗兰云正在给病人搭“管道”。手术室外,彭登发的妻子许素英焦急地等待着结果。胰岛细胞不够,意味着手术失败,病人的生命得不到挽救,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

仅迟疑了几分钟,黄孝伦便决定把废弃的胰腺组织再次利用起来,从中提取健康胰岛细胞。这次提取的胰岛细胞虽然没有第一次提取的胰岛细胞活性强,但依然可以用。每一步消化、分离、提纯,黄孝伦都十分认真、仔细,生怕错失了任何一颗健康的胰岛细胞。一颗小小的细胞,挽救的却是一条生命。一次又一次分离、提纯,彭登发需要的胰岛细胞终于够了。那一刻,黄孝伦心里松了一口气。

第三道难关:种“种子”。

提取的健康胰岛细胞被紧急送往手术室,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种子”种到肝脏上去。

等黄孝伦从实验室赶到手术室时,罗兰云正在为肝脏的一身二用做最后的系统搭建。要想肝脏既发挥胰腺的作用,又不破坏自身的功能,必须让胰岛细胞和肝脏细胞和平共处。黄孝伦等人想出了让胰岛细胞在肝脏上借住的办法,就是在肝脏上埋一段“管道”当房子,让胰岛细胞暂时住进去。房子的一端连着肠道,另一端连着肝脏中的血管,可以让胰岛细胞住在这个家里吸收营养。

罗兰云等人参照胰腺原本的生存环境,把胰岛细胞的“亲戚”都搬到了它家里。胰岛细胞通过一根细细的管子输进肝脏后,会停留在黄孝伦等人精心为它搭建的家中,继续相互协作,分解出人体所需的各种消化酶,酶通过肝脏流进人体的肠道当中发挥作用。肝脏丰富的造血功能就像是胰岛细胞的衣食父母,提供给它食宿。

从上午9点到晚上6点,手术整整进行了9个小时。当黄孝伦主任宣布手术成功时,许素英泣不成声。通过观察,2个小时后,彭登发的肝脏已经发挥了胰腺的作用,他的血糖慢慢地恢复到正常状态。

目前,彭登发正在恢复当中。自体移植相比异体移植,不需要担心排斥性的问题。所以,彭登发出院后会和正常人一样。

黄孝伦介绍说,目前,我国的胰腺炎病人急速增加,这跟中国的酒文化有很大的关系。早期胰腺炎病人,通过药物治疗和饮食调节,往往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严重的慢性胰腺病人,药物治疗和饮食调节已经不起作用了。这时,只要病人血糖正常,便可做自体胰岛细胞移植。这种手术的费用仅10万元左右。因为术后不需长期服用抗排斥药物,所以,会省下很大一笔钱。自体胰岛细胞移植对攻克糖尿病是个很大的突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只要进行这样一台小小的手术,糖尿病患者便可康复。

四川省人民医院肝胆胰外科的七位医生为病人着想,勇于克难攻艰,为我国重症胰腺炎病人找到了一条生存之路。他们的人生因此而精彩。(文中当事人均为真名。未经作者同意,本文禁止转载。)


©2020 策划方案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源来自互联网收集,仅供用于学习和交流,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侵权、不妥之处,请联系站长并出示版权证明以便删除。敬请谅解!